铝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诺厄史密斯我们该信赖经济学家吗

发布时间:2021-01-21 15:45:53 阅读: 来源:铝罐厂家

诺厄·史密斯:我们该信赖经济学家吗?

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6月5日发表了题为《我们该信赖经济学家吗?》的署名文章,作者诺厄·史密斯在文章中指出,人人都知道,厂房闲置、潜在的工人无所事事是件不好的事情。但是,现今最优秀的“专家”学究式经济学家普遍名声不佳。有调查表明,公众对他们的预言没什么信心。他们在专栏里争论不休,似乎在最基本的问题上都无法意见一致。那么,信奉经济学是错误之举吗?经济学家自身是该被耻笑为中世纪怪人的江湖骗子吗?还是尽管有种种缺点但真的是最优秀的专家?这无法明确回答,但文章指出了公众对这个领域应该了解的一些事情。   以下为文章全文:   想象你是14世纪的英格兰皇家医生。王子感冒了,你被传召去帮忙。你给两位专家打电话咨询建议。第一位说:“用水蛭把有毒体液吸出来。”第二位说:“不行,你必须给他放血,使他体内的毒液流出来。”他们开始吵起来,用脏话相互侮辱对方。“提议用水蛭的那个人秘密地为法国人工作!”,提议放血的人宣称。“提议放血的人仅仅希望王子死去,因为王子打算提高贵族的税收!”,提议用水蛭的人回击道。   什么是正确的解决办法?在真实的世界里,你会找到999位与王子有着相似病症的病人,给他们不同的家庭物质,例如面包模具。然后你会仔细记录谁病逝,再用这些数据分析找出能够治疗疾病的家庭物质。因此,你会发现青霉素,发明现代机器。   难过的是,你没有这么做,因为1)如果你提出这么做,你会被关进地牢并且斩首,2)在14世纪你对科学方法没有任何概念,而且3)你没有可以展开实验的工具。取而代之的方法是放血或者水蛭。所以你尽最大努力猜测,也祈祷自己的猜测可以正确。   今天我们所处的经济环境与以上这个例子有一些相似。每个人都知道,当工厂闲置、工人坐在沙发上无所事事是很糟糕的事情。但是,我们最优秀的“专家”学术经济学家的名声普遍来说也很糟糕。研究表明公众对他们的预测信心不足。他们在专栏上的言论晦涩难懂,也不能在基本问题上达成见识。当然,最近知名经济学家Carmen Reinhart和Kenneth Rogoff高调揭穿“公共债务与GDP比例超过90%的国家”的话题它曾被许多共和党紧缩支持者所使用,但他们的义举却也无法挽回经济学家的名声。   所以我们相信经济学这一举动是错误的吗?经济学家是被耻笑为中世纪奇想的江湖骗子吗?又或者看到他们所有的错误,他们真的是我们最优秀的专家吗?我不能下结论,就像皇家医生的问题没有合适的回答那样。但是作为经济学博士,我知道公众应该了解关于这个行业的一些事情。   首先,我们需要简要介绍一下经济理论家是做什么的。本质上,他们建模描述经济如何运作。问题是,经济学家还未曾真正建出整体经济运作的模型。很多高智商的人花费大量时间建立名为“动态随机一般均衡”的工具。但是在现在,这些模型不能真正像气象学家预测天气一样预测经济。而且,它们包含着许多明显错误的假设。举个例子,其中许多模型规定,公司仅仅可以随机调整价格!疯狂,不是吗?经济学家把这些道理加入模型中以使其更容易操作,他们希望这些小丑假设与世界真实运作的方式相一致。但是即使没有这些错误的理论,这些模型仍然不能预测经济。   理论并非唯一的问题。经济学家们也没有足够数据使他们明白经济是怎么运作的。在化学或者生物领域,你可以把东西拿进实验室,通过控制实验来测试他们。在微观经济学领域,即针对专门市场的研究,你也可以做类似的事情。例如,谷歌销售网上广告的拍卖就是微观经济学家开发的。但是在宏观经济学领域,即研究整体经济,你不能把国家或者整个经济体带入实验室。你能做的仅仅是坐在那里,看历史演变,尝试演绎一些图案。但是通常,当你觉得你已经找到一个规律的时候,那些图案消失了。   就如没法测量数据那样,宏观经济学也缺乏生物和化学所享受的科学文化。在自然科学学科,模型是为解释数据而建立的,这是模型的唯一目的。但是在经济学领域,模型经常仅仅作为讲故事的工具来解释世界可能如何运作的道理。   优秀的经济学家很清楚他们的无知。联邦储备局主席Ben Bernanke最近在普林斯顿的演说中向听众半开玩笑说:“经济学是思维相当复杂的领域,尤其在向政策决策者准确解释为什么他们过去的选择是错误的情况下更为精准。”世界最著名的宏观经济家之一(也是我博士导师的导师)Greg Mankiw在2011年《纽约时报》专栏中这样描述这一情绪:“成为专业经济学家已有25年,我需要在此忏悔:我对经济学还有很多不了解。事实上,我的精力和注意力所关注的经济学领域商业循环的起伏是我最常发现自己面对重要问题却没有明显答案的领域。”   这所有的一切意味着当一位经济学家告诉你基于理论或模型的事情时,你应该对此持有非常非常怀疑的态度。越是复杂的理论或模型,你越要警惕。例如,在《华尔街日报》最近一个专栏中,斯坦福经济学家John Taylor呼吁财政紧缩,并提出“现代宏观经济学模型”以证明其推荐的可靠性。我看了这个模型,发现了很多其他经济学家会不同意的假设。但是大多数《华尔街日报》读者不会知道这个问题。所以一定要小心使用精选模型的经济学家。   如果经济学家可以成功建立更有效的正式模型,那么我们就可以带着问题来看模型(例如,“美联储应该印更多钱币吗?”),并且仅仅相信他们专业的建议。但是即使那天到来,所有经济学家只可以给我们指导、建议和想法。就像皇家医生那样,我们每个人都要替王子决定哪个是我们觉得最好的药。   所以当你在聆听经济学家讲话时,关键是要尝试着理解为什么他们会这么认为,他们会怎么认为。例如,Paul Krugman认为货币政策在大萧条时期作用不大,因为名义利率不能低于零,也因为美联储并非一直擅长说服人们相信未来会有通货膨胀。Robert Barro认为财政政策没有作用,因为人们预测未来的税收要为今天的刺激买单,这会减少他们今天的消费,增加支付未来的税费。大多数人可以理解这些基础想法,也能分辨哪个是可信的,哪个是不现实的。   经济学家还有另一美德,那就是他们非常擅长指出对方的逻辑错误。总体来说,经济学家非常聪明、感知力很强。就如所有人一样,他们很容易夸大自信,过分依赖自己未被证实的理论(并非所有人都如Greg Mankiw那么擅长自我怀疑和自我质问)。但是当他们这么做时,其他经济学家通常会抓住他们的痛处!所以为了避免错信一个经济学家过分自信的意见,你应该也听听其他经济学家不同的观点。   最后,虽然主流经济学家并没有弄清楚经济学领域所有原理,但是他们还是远远优秀于主流圈外的经济学家。例如,不要花整个下午阅读认为了解经济运作只需要逻辑,数据和证据都毫无作用的“奥地利”经济学家的观点。不过它们虽然荒谬,但这也是另外一种可选择的观点,而且有些人真正相信这些东西。   无论我们对经济学家有什么期待,经济学家都不是深谙世界如何运作、以及应如何予以微调的最首选专家。他们不是汽车修理工。如果他们表现得像汽车修理工,那么你应该立马警觉。但是他们有许多非常有趣的言论。他们也许可以帮你认清或者重审你自己关于经济波动的看法。他们也许也可以帮你发现别人言论中的错误。   最终,你是皇家医生。你也许不能通晓所有事情,但是王子情况危急,你需要从“专家”的建议中选择治疗方法。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