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天然气会否出口中国企业说了算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9 21:35:31 阅读: 来源:铝罐厂家

美天然气会否出口中国企业说了算

编者按:“美国的天然气出口项目需要通过能源部的审批才能执行,但出口的目的地并不由我们决定,也不会对审批结果形成影响。无论出口到欧洲、日本还是印度,都是纯粹的商业行为,是企业间的选择。”

——专访美国能源部长欧内斯特·莫尼兹

中国页岩气网讯:10月30日,在结束了与中国政商领袖的车轮会面后,履新后首访中国的美国能源部长欧内斯特·莫尼兹(Ernest Moniz)在美国驻华使馆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核物理学家出身的莫尼兹在采访中明确了美国的挺核态度,并就业界关心的页岩资源开发和出口,以及中美能源合作的现状和未来阐明了美方的立场。

中国能源报:美国页岩气的井喷式发展仍在被世界热议,但我注意到,不少美国媒体正在为页岩气的高减产率而担忧,这是普遍现象吗?考虑到这个因素,您如何评价关于“美国将借页岩资源实现能源独立”的预测?

莫尼兹:现在的确有很多针对页岩气减产的讨论,但这只是部分页岩气井的遭遇,因为整体看来,美国的页岩气产量仍在快速增加。你很难想象,仅仅用了5年时间,页岩气就让严重“缺气”的美国产气量激增了40%。页岩油也在重复同样的故事,2012年是美国有史以来石油增产幅度最大的一年,平均每天的石油产量增加100万桶之多,其中贡献最大的就是两个页岩区块——北达科他州的巴肯(Bakken)和德克萨斯州的伊格尔福德(Eagle Ford)。

至于能源独立,这是一个有着多种解释的概念。就天然气而言,美国已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国,可以肯定,再过几年,我们就将成为天然气净出口国,但你要知道,我们仍在从加拿大进口天然气,同时也在向墨西哥大量出口。考虑到这种特殊的能源联系,我认为在提到“能源独立”的概念时不应将主体限于一个国家,而应将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放在一起讨论。

中国能源报:很多拥有页岩资源的国家都试图复制美国的成功,中国也不例外,在非常规油气领域,中美之间会有深入合作吗?

莫尼兹:页岩气是中美两国都非常感兴趣的合作议题。你应该注意到,当前中国在美国非常规油气领域已有数目不小的投资,美国公司也在积极参与中国的页岩气开发。

美国是世界上非常规油气开发经验最为丰富的国家,我们有很多东西可以分享。页岩气的成功开发需要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地下问题”,比如地质条件,这涉及水力压裂技术的应用,中美两国在这方面差异比较大;另一个是“地上问题”,包括成熟的天然气基建、成熟的市场等。人们在讨论美国页岩气时常常忽略的一点是,除了不错的地质条件,美国还拥有最为优质的基础设施,包括发达的天然气管道、完善的监管体系、成熟的天然气交易中心、期货合同等,这些也将是中国页岩气产业快速发展不可或缺的前提条件。

中国能源报:过去5个月,美国能源部“闪批”了3个LNG出口项目,印度、日本已经出现在美国的出口名单上了,接下来这份名单上会出现中国吗?

莫尼兹:我需要澄清一点,美国的天然气出口项目需要通过能源部的审批才能执行,但出口的目的地并不由我们决定,也不会对审批结果形成影响。无论出口到欧洲、日本还是印度,都是纯粹的商业行为,是企业间的选择。

另外我要强调的是,出口会进一步促进美国页岩气增产,按照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预测,每出口1个单位的天然气,美国本土的页岩气产量就会增加2/3个单位。

中国能源报:您曾提出,中美需要携手为稳定油价负起责任,对中国而言,这种责任具体是指什么?

莫尼兹: 目前美国的石油进口量已降至20年来的最低水平,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能够免疫国际油价的波动。另外,EIA 9月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已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净进口国,因此,油价的稳定对两个国家都非常重要。

我说的“责任”并非联手控制油价,这也很难做到,而是尽最大努力维持国际油价的稳定,我的建议是中国应提高石油数据的透明度,就像EIA每周都会公布数据报告一样,市场也需要了解像中国这样的世界级石油消费国和进口国的信息。这次来华,我跟中国的同行也谈到了这个话题,但这可能需要时间。

中国能源报:2年前的福岛核电事故仍在深刻影响全球核电产业,美国的态度是什么?

莫尼兹:在奥巴马总统提出的“全部采纳”(All of the Above)能源政策中,核电同煤炭、可再生能源、提高能效一样,都是美国能源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也已签批了80亿美元贷款担保,用于重启美国的第三代核反应堆建设。当然,安全是核电产业中一个极其重要的话题,无论是在建的第三代反应堆,还是我们看好的小型模块化反应堆,在堆型设计时已将安全性考虑其中。

中国能源报: 最近几天,中国核电企业联手法国公司中标英国核电项目的消息引发了国际关注,这对中美当前和未来的核能合作有什么触动?

莫尼兹:在民用核能领域,中美两国有着密切合作。两国都在建设第三代核反应堆,美国是由西屋(Westinghouse)主导的堆型AP1000,中国则是AP1000和CAP1400,同时西屋和中国国家核电技术公司(SNPTC)也有良好合作,在美国,SNPTC作为EPC承包商参与美国的核电项目,我相信未来两国的核电企业也能够携手在第三方国家展开合作。

中国能源报:您在跟中国同行见面时有没有谈到气候变化问题?

莫尼兹:当然。这次我在北京参加的每一个会议都谈到了气候变化问题,在我参加的每个会议上,中国同行也都提到了北京的雾霾和PM2.5。在这方面,我们感同身受,美国的洛杉矶、匹兹堡也曾被大气污染折磨了几十年。

今年7月,在华盛顿举行的第五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期间,中国官员一致认同处理气候问题的紧迫性,这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想,我们已经走过了“是否要处理气候问题”的阶段,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去处理”。奥巴马总统提出的气候行动计划(Climate Action Plan)已经体现了美国应对气候变化的决心,这份计划也特别提及了国际合作,其中中美两国的合作将非常重要。

责编:王亭亭

南昌拖式压路机

福州变压器容量测试仪

福建汉堡机

长春红土镍矿烘干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