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广州一家炼油企业爆炸现场图目击者称黑烟直冲上空-【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0 11:26:54 阅读: 来源:铝罐厂家

事发广州南沙万顷沙镇,现场未发现有害物质泄漏

昨天8时30分许,广州市南沙区万顷沙镇华鸿油品有限公司发生爆炸并引发火灾。截至10时10分,现场火势被扑灭。经初步了解,是该油厂的尾气处理装置发生泄漏引发火灾,过火面积约100平方米,目前暂未发现人员伤亡。警方正对该起火灾作进一步调查。

现场施救。 通讯员供图

火势被控制后,消防员在现场喷水防止火势复燃。 新快报记者 毕志毅摄

事发 巨响震碎周边玻璃

华鸿油品有限公司于1998年成立,位于南沙经济开发区珠江出口处,是一家民营大型炼油企业,主要生产各种型号的燃料油,拥有常减压、减粘、裂解、精制、尾气脱硫回收等多套工艺装置,年产能过百万吨,并配套有14万M3的油罐组,3000吨级油码头。公司固定资产投资近4亿元,占地10万㎡,年销售额达20亿元,员工200多人。

王姨是附近船厂的工人,住在离事发地约1公里的一处板房内。事发前,王姨正在房内刺十字绣,突然听到“嘭”一声巨响,“房子都在颤抖,房内的天花板都掉了下来,我以为是地震了”。王姨跑出房外看到火光在对面油厂炸开,黑色浓烟直冲油厂上空,“那个厂附近还有好几个大油桶”。王姨不敢再往下想,顾不上收拾家里的东西,就火速喊开邻居的门,“快跑,那边油库起火了”,他们跑到了几十米外的路边,才定下魂来。

老许供职的油库与事发现场仅一路之隔,事发时,刚上班的老许正在办公楼内收拾东西。老许说,巨响过后,一楼办公室的隔热板都被震得掉了下来,“二楼窗户的玻璃被震碎了好几块”。老许的同事小余在看到对面油厂起火后,连忙拨打110报警。

救援 降温堵漏双管齐下

记者从广州消防部门了解到,该部门接警后,调集7个现役消防中队、4个专职消防队,共28台消防车、160余名指战员到场处置。与此同时,南沙区政府启动应急程序,调动区应急、安监、公安、消防、卫生、环保等部门到场处置。

8时47分许,万顷沙中队首先到场。消防人员看到,现场火势处于猛烈燃烧状态,且现场已发生爆炸,过火面积约100平方米。现场指挥员一方面让消防员利用泡沫对起火部位进行覆盖降温;另一方面组织工厂技术人员对泄漏装置进行关阀、堵漏。事发约50分钟后现场火势被控制,至10时10分许,现场火势被扑灭,成功确保了周边15个石脑油储罐、办公楼和相关设施的安全。随后,对爆炸起火装置进行冷却降温,对损毁设备进行维修堵漏。

影响 村民吸入浓烟不适

11时许,记者赶至事发现场附近,警方在距离现场两三百米处拉起了警戒线。距离明火被扑灭已一个多小时,记者仍在现场看到十几辆消防车,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正对起火点周围设施作冷却降温处理。隔着一片农田,记者看到起火油厂内,多个储油罐外表,都有黑色的疑似过火痕迹。

从番禺市桥赶来的附近村民张先生告诉记者,事发时,他28岁的侄女和其他几个人,正在与起火的炼油厂相隔100米的田地里耕作。其侄女告诉他,起火后热浪逼人,在往反方向跑时,她不仅摔了跤,还吸入了浓烟,回到家后胃部感到不适,频频作呕。张先生表示,他在这43亩地里面投资了几十万元,种植番薯和香蕉,“我担心热浪和浓烟会影响农作物的收成”。

附近村民徐先生告诉记者,所幸这次没有发生人员伤亡,但几个相连的油库都在这边,“就像身边埋了定时炸弹一样”,他希望相关部门能加强对这些油库的安全巡查。

原因 尾气处理装置泄漏

记者从华鸿炼油厂的官网了解到,该公司于2007年投资过亿元,征地100多亩,建成10.2万M3新油库及尾气脱硫回收装置。该装置的建成,使公司的产储能力和环保水平明显改善。记者从现场的万顷沙镇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处获悉,起火的尾气处理装置为全自动化设备,于2008年投入使用,平时只需要工人过来巡逻即可。

记者从消防部门了解到,现场爆炸起火部位为该厂尾气脱硫回收装置(原料重油,产品燃料油),具体位置为该装置中的导热油罐(存贮5立方米导热油,温度为280℃)。由于导热油罐发生泄漏,引发爆炸起火。目前,警方正对该起火灾作进一步调查。

针对市民对于灾后污染物的担忧,万顷沙镇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回应称,经过他们现场排查,未发现有害物质泄漏。而该镇安监部门的工作人员贺先生表示,该炼油厂生产的工业燃料油与汽油、柴油相似,不包含有害物质。而在救援过程中,产生的水也已全部储存,救援结束后将对其进行处理。

惊魂 冲击波带着铁块从他身旁滑过

“能捡回一条命,真是不幸中的万幸。”昨天上午,从炼油厂成功逃生的老王向记者慨叹道。

老王是该炼油厂的维修工人,事发前,老王和另外4名工友在距离现场仅40米的地方作业。在尾气处理装置后面的楼里,他们刚要准备开始修梯子,“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把我从梯子上面震落,我脚也扭了一下”。但老王还没来得及关注脚上的伤势,一股热浪冲击波夹带着铁块,从他脚边滑过。工友们都被吓傻眼了,但出于本能,他们转身往与爆炸起火的尾气装置的反方向跑去。

现场很混乱,“我们翻过围墙后,绕了一大圈才逃出来”,衣服沾满污迹的老王告诉记者,“早上8点半是该厂工人的换班时间,估计当时接班的人正在开会,所以没人在爆炸现场,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新快报记者 罗汉章 陈海生 周聪 通讯员 龚宣 消宣)

低温安全阀

隔膜阀

上海气动阀门厂家

上海电动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