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湖城再无白月光-(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13:41 阅读: 来源:铝罐厂家

??????

一,陆先生

啊裳再次见到陆先生,是在湖城的大桥边。此时的陆先生一副落魄的样子,身上的西装皱得像上了年岁的老奶奶脸上的皱纹一样。啊裳原以为自己认错了,走进才敢叫一声:“陆先生?”那人愣了一下,回过头看了啊裳许久,才问:“林枂裳?”啊裳点头,说:“是我。”

五年了,再见陆先生,岁月待他不薄,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太多痕迹。陆先生抬手,看了时间,对啊裳说:“正好,我请你吃饭。”啊裳下意识的拒绝,却被陆先生堵了回来:“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跟你说些事情,关于,陆翊。”在说那个人的名字时他加重了语气,怕啊裳听不到似的。

啊裳的手提包跌落在地上,发出了沉闷的声音。

二,陆翊

啊裳十六岁那年喜欢上一个人,她固执的称为“陆先生。”陆先生比她大了八岁,是她的家教老师。24岁的陆先生在念大四,他能把枯燥无味的数学题讲得有趣,他会给啊裳讲大学的生活,以及自己复读两年但只考上了二本的遗憾。陆先生说,他从来不怕时光,也不怕老去,只怕生活。啊裳因为陆先生这句话,眼睛里冒出了红心,终于有一天她觉得红心满了,崇拜变成了喜欢。陆先生不显老,二十四岁的年纪却有着十八九的脸。只是他的谈吐间透露着老练精明。

陆翊是陆先生的堂弟。第一次真正的接触陆翊,是因为陆先生的失约。

啊裳约了陆先生到海洋馆,前一天陆先生在电话里答应得很好,可第二天来赴约的不是陆先生,而是他的堂弟,陆翊。

啊裳是认识陆翊的。他的名字总是排在学校光荣榜的前面,用现在的话说,陆翊就是理科全能的学霸。文科嘛,稍稍欠了那么一点。啊裳无需与他争,他们一文一理,各不相干。如果不是因为陆先生的失约,或许他们这一辈子都无交集。

“林枂裳,我堂哥让我过来告诉你,不用等他了,”这是陆翊对啊裳说的第一句话。看到啊裳的瞬间阴暗下来的脸,陆翊心里升起了莫名的罪恶感。啊裳沮丧了一会,问:“陆先生呢?他为什么不来?”

“他在做一个关于职业规划的课题,”陆翊撒了个谎。陆先生是在忙“职业规划”,只不过是在一家公司做兼职。啊裳“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最后海洋馆没有去成,陆翊就陪着啊裳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旁边有弹吉他卖唱的歌手,啊裳只留下打车钱,其余全给了歌手。陆翊没有阻止她,只是告诉她:“别对我堂哥施舍,那是他的原则。”啊裳觉得奇怪,却没有理会这善意的劝告。

三,友情演出

陆先生快毕业了,来给啊裳补课的时间越来越少。爸妈商量着要不要给啊裳另找一个老师。除了啊裳反对,陆先生也反对。最后的结果是,不辞退陆先生,但陆先生必须保证有充足时间给啊裳补课,或者请人代班。陆先生一开始时还常来,过了段时间来的就是陆翊了。也许是陆家基因好,陆翊讲解数学题比陆先生更容易懂。啊裳心情好时会开玩笑:“陆翊你不去做老师真是可惜了。”大多数时候啊裳心情是不好的,她解完一道题,就问一次:“陆翊,陆先生怎么没有来?”陆翊总为他找各种理由,而啊裳从不戳破这些半真半假的借口。陆翊就这样一次次是试图将拙劣的谎言熬煮成蜜糖,包裹那个女生的心。后来啊裳想起这段时光,总是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出来。那时她一点也不相信陆翊,她只是一厢情愿的以为,陆先生不会骗她。

啊裳高三那年,陆先生正式被辞退了。啊裳放学回到家门口,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争吵声。有爸爸妈妈的,还有陆先生的。她顾不上跟在后面要帮她补课的陆翊,急匆匆的冲进家门,看到的是陆先生涨红的脸。那一刻啊裳觉得,陆先生看到她的眼神似乎在说,林枂裳,再见了。

陆先生没有对她留下只言片语,再也没有来给她补课,也没有联系。啊裳没有办法,每天都缠着陆翊询问关于陆先生的消息。陆翊一概是不理会,冰冷的回答:“不知道。”不记得是第几次听到这冰冷的回答,啊裳恼了,脱口而出一句:“陆翊,你到底有没有心啊?”正在收拾书包的陆翊停住了动作,啊裳心里打鼓,陆翊该不会嫌她烦,要揍她吧?啊裳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陆翊反问她:“林枂裳,那么,你到底有没有心?”很久之后啊裳才反应过来,她突然就结巴了:“陆翊,你的话里信息量有点大,我,我……”陆翊习惯性的拿起她的书包,打断了她的话,说:“走吧。”他说得风轻云淡,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啊裳小跑着跟了上去。

此后两人的关系没有什么不同,关于那天的事陆翊闭口不提,啊裳也选择了遗忘。不同的是,陆翊开始主动给啊裳带陆先生的消息了。虽然只是一些不痛不痒,例如,他过得不错,参加了xx公司面试之类的消息,啊裳就觉得很开心了。

“林枂裳,你真的有那么喜欢我堂哥吗?”陆翊问,隐藏了一丝小心翼翼。啊裳红了脸,回答:“当然。”陆翊仍然不死心,继续问:“即使他比你大了八岁,你也不介意?”啊裳摇头,她一本正经,对陆翊说:“你不知道,真正喜欢一个人是不会在意他的年纪的。”

啊裳脑海里都是陆先生的脸,没有听到背后传来浅浅的叹息声。

123下一页

东莞长安电镀料废品废料回收

针灸疗法培训无锡正宗无痛针灸培训

横向钻孔机高配版深度钻孔

珠海仿铜人物雕塑定做佰汇玻璃钢雕塑厂家报价

六合工地洗车槽平板式

江门市202304不锈钢管招代理专注不锈钢源头工厂

天津薄壁镀锌凹槽管生产厂家/40405050

石龙电子零件废料回收

水平螺旋输送机长沙绞龙输送机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