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014创投十大狗血剧陈欧被VC鄙视快播被毁天使缄默

发布时间:2019-09-30 05:35:14 阅读: 来源:铝罐厂家

2014创投十大狗血剧:陈欧被VC鄙视 快播被毁天使缄默

声明:本文内容易拉仇恨,投中君整理后尽量采用匿名方式发表。部分内容借鉴自互联网,我们尽量平衡双方内容,只为创投同仁前车之鉴之用,减少撕逼事件的发生。(我是真心八卦我会说么?)这两天唐岩和三石兄那点过(ji)节(qing)快被媒体同仁们扒光……啊不是,八(卦)光了,这一段咱就略过。

2014年8月份和11月份为多事之秋。小编整理的这十大撕逼事件中这两个月份占了8桩。为什么会这样呢?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来搞,咱继续切磋,哇哈哈!

时间轴

05.05 曹政vs蔡文胜:你讲不讲江湖道义?

06.11 陈欧早期创业底裤被扒,VC称不投无义之人

08.12 吴长江vs王东雷:争夺雷士照明控制权 你俩都输了

08.14 罗永浩vs王自如:微博约架 网络直播尿点多

08.15 快播意外被捣毁,周鸿祎曾李青你们怎么不说话?

08.18 华兴资本VS理财周报:你黑我不是一两次了嘿!

11.03 口袋VS红杉:你放我鸽子!

11.14 西少爷散伙:不懂妥协 你走吧!

11.25 饿了么被传资金链断裂:我就不回应。

11.25 90后CEO余佳文,你火星来的吧!

曹政vs蔡文胜:你讲不讲江湖道义?

在百度的时候曹政就认识蔡文胜,二人也算老相识。

曹政颇有江湖名声,一是技术大牛,二是曹应该是技术大牛里文才和视野最好的三个之一。曹政曾经写过解密中国互联网的文章,是这个题目下写得最好的一篇之一。

但蔡文胜请曹政入局4399,看中的不是曹政的文采,而是其在百度的过往经历。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蔡文胜虽然号称投资了近百家企业(有些是卖域名的方式换小股的),但其265后真正全面控局的平台不多,4399是第一个。

在4399,虽然蔡文胜绝对的第一大股东,但真正发挥作用,真正做收入的人是骆海坚。特别是到2011年后,每年有过亿利润的靓丽表现让骆海坚腰板硬起来,以及广州4399与菲音跃然纸上的里应外合更消弱了蔡文胜的权威,骆海坚和蔡文胜之间开始不知不觉产生背离。

骆海坚想当老大,第一个牺牲品就是曹政。骆海坚把曹政挤走,曹政则去找蔡文胜,要退股。江湖传言,蔡文胜最开始请曹政入局,是答应给5%的,但没有给的干股,是由蔡文胜自己代持,蔡文胜引进李兴平、骆海坚以及卖了一些老股给自然人,打折下来是3个点。曹政说3个点也可以,向蔡文胜要这3个点,蔡文胜说来4399的时间不够,只能算1.5个点。曹政说那就把1.5个点给折现了吧。

但这1.5个点怎么给曹政作价是个问题。就在曹政退股前后,蔡文胜曾经以200万转1个点以及800万转1.5个点的老股,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蔡文胜采取用200万人民币让曹政套现1个点是能讲通的。于是,曹政就拿走了200万现金以及剩余的4399的股份,但到底剩多少,这个里面也是有玄机的,按照曹政的理解,只拿走1%,剩下是有2%,但按照蔡文胜的算法,其实是只有0.5%的。

曹政股份不多,不足以左右大局。由于引进深创新投等PE是在曹政退股后,虽然蔡文胜给曹政的1个点也是按市场定价,但里外里差别有15倍之多,因此,曹政心头超级郁闷。

据说(真的就只是据说)曹是负气出走,走时公司有一些内部斗争(公司大了应该都会遇到),出事之后曹却被视为弱势群体讨公道,似乎有违江湖道义。

最后,这件事其实早就解决了,最近又被翻出来在微博上炒,初步推断是黑公关所为,而其中的原因,由于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我们也不得而知。

陈欧早期创业底裤被扒,VC称不投无义之人

这件事情的起因大概是这样的。陈欧在去斯坦福读商学院之前,和朋友Forrest合伙创立了GG Game,由于读书急需资金,就跟Forrest讲,想退出创业套现。但当时GG Game并不盈利,Forrest就自己出了一部分钱,总共凑出来70万美金,买断了他35%的股权。2008年5月,股权交接完毕,这之后陈欧算是与GG Game彻底没了关联。

但是在陈欧后来的描述中,他只字未提这位合伙人,只是简单以“职业经理人”替代。独揽创业成就于自己身上。还说自己因为在外求学,对公司失去控制,是被赶出来的。

以上信息出自于一位VC的尽调。当时陈欧找到这位VC想融资,这位投资人觉得陈欧有创业成功的经历,感觉很靠谱,就做了尽职调查。但在尽调中,这位VC在查阅陈欧之前的创业公司信息时,丝毫找不到他的半点信息,感觉蹊跷。于是就联系了该公司另外一位创始人Forrest了解情况,发现事情的真相与陈欧的描述南辕北辙,觉得陈欧太不够创业义气。最后就把尽调结果就公布了出来,舆论一片哗然。

业内一位记者辗转联系到了文章中涉及到的关键当事人Forrest先生,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讲述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并对关键问题进行解答。

从邮件中得知,Forrest本人也是斯坦福毕业,和陈欧算是校友,两人在2007年初结识(当时陈欧尚未进入斯坦福)。当大家决定共同创业的时候,陈欧告诉Forrest为了这次创业他选择留在新加坡,不再赴美。这也坚定了Forrest的信心,于是Forrest辞去了自己当时在MTV数字娱乐的工作,与他一起创业。两人在2007年3月13日共同创办了Ocean Global Holding Limited,对外简称GGgame。创业之初,公司不到十个人,第一个办公室是在一个大厂房里。

但此后,陈欧改变了主意,他一直没有中断进入斯坦福的申请,并在几个月后(8月)去了美国。就这件事情本身,Forrest当时很不开心,因为创业刚刚开始,正在最艰苦的时候,一个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忘记他的承诺,离开了团队。陈欧当时对Forrest表示,这是父母坚持要自己去的,实在没办法。陈欧强调,到了美国依然会为GGgame工作。Forrest知道,新加坡和美国有16个小时的时差,斯坦福又是全美念书最累的几所大学之一,玩命念书也不一定能拿到学位,再搞这么高难度的兼职,基本没戏。但最终Forrest还是没拦着陈欧去美国。

2007年8月,陈欧离开GGgame团队,赴美求学。11月份,陈欧联系到Forrest,希望卖掉自己所持的35% GGgame股份,说是需要用钱,主要是缴纳学费和其他的一些用途。陈欧希望套现100万美金,但当时GGgame本身一直没有盈利,业务展开的也不够好,这对于Forrest确实比较困难。不过Forrest觉得既然是合作,不管结果如何,都应该善始善终,也加上两人私人关系一直比较好,所以Forrest最终筹集了70万美金交给他,买断了陈欧持有的35%股份。

2008年,Forrest把Ocean Global Holding Limited 更名为Garena Global Holding Limited,后来由于两人之前专注的网络对战平台业务没有取得成功,所以Forrest最终终止了相关软件工具的开发和运营,并将公司清盘。

2009年5月8日,Forrest在新加坡重新成立了一家全新的公司开始目前的业务,而原来的团队也绝大部分都保留下来继续工作。主要是想对自己最初一段创业经历做一个纪念,所以最终保留了Garena这个名字,为新公司取名Garena Online Private Limited。所以,陈欧确实是GGgame的重要创始人之一,但他跟目前的garena并没有太多的关系。

Forrest表示,陈欧谈到他是在美国求学期间被排挤出公司,被迫出售股份,让他感到十分的震惊。陈欧的股份售卖,是他主动发起的,他本人也十分感谢我们所做的赎买。

此外,Forrest附上了陈欧散伙时索要100万美元的聊天记录截图。

对于这件事情,Forrest只能说承认陈欧当时确实没有对他本人以及团队其他同仁履行诺言,但是现在Forrest觉得事情已经过去,没那么重要了,因为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Forrest最后表示,到今天他仍然觉得如果不是陈欧,他自己可能也不会出来创业,也不会遭遇那些磨砺,今天Garena能侥幸获得一些成就,还是十分幸运的。

此事曝光时,陈欧创立的聚美优品刚刚IPO。几个小伙伴出来辟谣,说陈欧是被黑了替陈欧感到冤枉。

在整个过程中,陈欧自始至终没有发表过一句评论,后来不了了之。

吴长江vs王东雷:争夺雷士照明控制权 俩人都是输家

雷士照明的争权风波接二连三,情节跌宕起伏,甚至可以拍成一部电视剧。吴长江与王东雷的争斗可以算是吴长江与软银亚洲(VC)阎焱争斗的续集。

去年12月份,德豪润达共斥资16.5亿港元,以场内和场外交易的方式,完成雷士照明逾20%股权的收购。其中,11.81%的股权受让于吴长江。此间,吴长江亦通过认购股权,成为德豪润达的主要股东之一。

彼时王冬雷被公认为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的战略盟友。德豪润董事长王东雷接任雷士照明董事长,并公开表示,将支持吴长江重返雷士照明董事会和管理层。

好景不长,今年8月初,雷士照明董事会通过决议,罢免吴长江CEO及执行董事职务。同时还罢免了副总裁吴长勇、穆宇及王明华。

更戏剧性的是,一段似乎刻意流传在网络上的视频显示,德豪润达董事长王冬雷带领一群壮汉到访雷士照明办公室,到各个部门搜缴公章、拿走文件,雷士照明的两名员工竟遭到众人暴打,甚至女职工被吓得躲到厕所里。

2014年8月11日下午,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与控股股东德豪润达分别在重庆和北京召开发布会,这对昔日的盟友互相声讨对方。

德豪润达董事长王冬雷在发布会上指出,后悔当初对雷士事务关注太少,并列举吴长江私下进行公司品牌授权、涉嫌利益输送、侵占挪用、诈骗公司资金的诸多行为。

“我当初太相信他。”王冬雷说,吴长江的离开有利于雷士的发展,他甚至还爆料说,吴长江欠了4个亿的赌债,每个月利息超过1000万,天天被追着跑。

在重庆的吴长江也一肚子委屈,称王冬雷入主雷士前双方签署“君子协定”,但王冬雷却打破规则不断越权管理,引起管理层不满,说自己赌博也是王冬雷血口喷人。

在吴长江看来,正是董事会不懂经营,枉加指责伤了管理者的心,再有不良行为导致管理层抵触,雷士才会走下坡路,自己也一直隐忍至今,多年宁愿做二股东,已是不断在后退。

在10月22日,惠州市公安局正式对 “吴长江等人”挪用资金立案,认为涉嫌有犯罪事实发生,现立挪用资金案进行侦查。不过,吴长江并未被采取强制措施。

10月27日,雷士照明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已正式接管重庆总部,重庆雷士的法定代表人由吴长江变更为王冬雷。

随着事态的发展,形势逐步有利于王冬雷一方。

但是无论是王冬雷赢了,还是吴长江赢了,对雷士品牌而言,都已经输了,而且是一个双输的结局。雷士风波背后,折射出中国民营企业家与投资方微妙关系,这背后奇怪的中国特色土壤下,创始人与投资人之间尴尬的角色定位。

罗永浩vs王自如:微博约架 网络直播尿点多

以前关注罗永浩和王自如的粉丝都知道,这俩哥们关系一直非常铁。可是手机圈里最会说相声的罗永浩与评测圈里长相最“刘翔”的王自如竟然竟然因为锤子手机评测问题,在微博公开约架!

罗永浩:@王自如ZEALER 你别瞎猜了,我做什么事情都是光明正大的。我这么久还没有回应,是因为在工厂忙生产,以及需要点时间确认一些数据,现在已经差不多了,你要是问心无愧,我们就去优酷做现场直播节目当面对质,锤子科技负责报销你的往返头等舱机票和五星级酒店。大家帮忙转发一下,多谢。

王自如ZEALER:好啊,罗老师,我这几天也正忙着测评,处理完手头上的1 和Z2,月底刚好要去趟北京,有阵子没见了,我们去优酷喝喝茶聊聊天也挺好。

辩论大战就此引爆。

大概是性情作怪,整个直播期间,罗永浩都在竭力论证王自如“不懂装懂”、“假冒专业”、“表里不一”,乃至欠缺做手机评测的资格。

而王自如亦然,就他在评测视频中隔空教导罗永浩“可以任性,不能任性”的自信、以及现场见招拆招的策略来看,王自如也想坚持旁证罗永浩过于强烈的个人意志对手机产品的生产有着难以掩盖的害处。

在整个过程中,罗永浩的个人演讲与王自如的手机评测都是全程无尿点的休闲节目,但是这两人凑到一块儿,却贡献出了一场尿点持续三个小时的公共性吵闹事件,没有对话,甚至都谈不上辩论。

辩论直播是发生在8月中旬。从当时的现场来看,似乎口才凌厉、做过新东方老师的罗永浩稍占上风,年纪尚轻的王自如在女友发文外部援助的情况下仍处劣势。但此后罗永浩的锤子手机销量不佳,被迫降价,其本人也饱受争议;而8月底一个中午,王自如发出长微博,宣布 Zealer 获得 OPPO、VIVO 和金立三家国产手机厂商 600 万元的战略投资,用于建设 Zealer 的移动设备硬件实验室 Zealer Lab。同时他还表示,Zealer总额数千万的A轮融资将在9月份完成。Zealer 之前已经获得过小米雷军和和陈明永各200万元投资。

为了保持Zealer的独立性,王自如团队早期曾设置了四大霸王融资条款:?1)战略投资人没有董事会席位,放弃投票权;2)战略投资人不派高管,不参与公司运营;3)Zealer随时有权回购战略投资人的股份;4)战略投资人最终总持股不超过30%。如今频繁融资,也不知道王自如是否坚持了当初的四大霸王融资条款。

互快播意外被捣毁,周鸿祎曾李青你们怎么不说话?

“看片神器”快播的倒下让宅男们痛心不已,但对于整个视频行业来说,也许是个里程碑式的事件,尤其是高达2.6亿元的天价罚单,对业界的震慑作用不容小觑。

以“盗版+色情”双轮驱动的快播始终游走在灰色地带,偏安一隅,野蛮生长。如果不出意外,按照创始人王欣的规划,他应该很快能在资本市场敲钟,但事与愿违。

确切的的消息是去年优酷、搜狐、腾讯视频和乐视网联合成立了反盗版联盟,并召开声势浩大的发布会,高调声讨百度及快播侵权。当时反盗版联盟的重点控诉对象是百度视频、百度影音以及百度影棒,当然外界解读为实际上是为准备上市的爱奇艺施加压力,彼时的快播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配角。

百度敌不过舆论压力,忍痛断臂,关闭百度影音,并于2013年12月高调宣布百度影音转型“打造原创正版内容”的娱乐平台。同时,百度影音宣称高度重视版权保护,打击盗版。

百度“改邪归正”后,将矛头指向依然从事盗版业务的快播,于是联合腾讯举报快播。

结果百度撒气成功,快播被开2.6亿元罚单,最后倒闭…在快播的整个事件中,细心的人会发现,其背后的投资人周鸿祎和曾李青都表示了缄默,自始至终未发一言。

有快播员工痛斥360周鸿祎撇的太干净 。“周董,快播发展到今天,收益最大的就是你们360吧,不说分红,光捆绑给你们产品带量至少超过5000万吧?你老跟王欣说打擦边球肯定不会出事,你TM有强关系,等真出事WX消失了,背黑锅被抓起来的却是我们这些小员工,你倒半个月不哼声,连电话也拒接,撇得真是干净。”一位快播员工也在微博上抱怨道。

众所周知,在快播的发展历史中,周鸿祎一直起着“传帮带”的重要作用。

王欣最开始创业的时候,也找过IDG,IDG当时刚刚投了暴风影音,暴风影音由于有蔡文胜和冯鑫,又是一个多家公司合并而生的公司,当时在市场的占有率也高于快播,因此,IDG给的建议是让暴风出资收购掉快播。类似的故事是几年后IDG还建议91收掉今天的乐逗。王欣刚从盛大出来,不想再跟人打工,所以没有答应,之后等来了周鸿祎。

2007年快播成立之时,公司就获得天使投资人周鸿祎的大力支持,除了占股10%以外,周鸿祎还多次在快播和VC之间“牵线搭桥”。

快播董事会中既引入360董事长周鸿祎,还引入德讯投资创始人曾李青,这都是当今行业顶尖人物。

但曾李青相对聪明,在快播事件爆发前,由于与周鸿祎关系不和,最后成功退出。CEO王欣作为快播的法人代表,却不得不承受牢狱苦果。

华兴资本VS理财周报:你黑我不是一两次了嘿!

作为平媒中颇有影响力的理财周报,8月中旬的第3个礼拜一,发布了一篇名为【最牛TMT投行华兴资本多名高层离职内幕】的稿件。其中的表述为“理财周报记者独家获悉,华兴资本多名高层及多名员工已陆续离职,或另起创业,或进入竞争领域。”

文内列举的例子包括,华兴资本原执行董事黄胜利离职设立魔点众筹,周子敬和李悦成立了以太资本,和华兴资本形成竞争关系,原医疗健康行业负责人刘浩设立浩悦资本,前公关总监曹琪6月份离职,跳槽至华创资本做投后…投中君的看法是——这些东西大家都知道嘛……又何必成为“理财周报获悉”呢?

该篇文章随后就华兴资本“擅长包装,圈子经济揽业务”,“四大业务如何建成”以及“靠京东聚美一战成名,败笔网秦当当”。

对这篇稿件的定调,一位投资机构资深PR总监的看法是,可以算作是舆论“波动”,不算“负面”。

可华兴资本显然不这么看,当天便撰文进行反击,直批理财周报方面关于“多名高层离职”和“内部动摇”两个论点。并表示,华兴高层里10个董事总经理只走了黄胜利一个,并且华兴还作为投资人支持了黄的众筹项目。

最有意思的是,这篇声明指出,《理财周报》在2014年3月的另一篇报道中,将华兴资本称为“互联网最牛投行”,并称我们“垄断80%市场”,为此我司曾专门发布声明予以澄清。

态度很明确——理财周报,你黝黑窝大华兴?!不是一次两次了嘿!

事实上,作为近年备受瞩目的新兴投行之一,华兴资本的公关营销人员配备也是同行业里最充分的,各位投中的粉丝们估计会有印象,华兴在今年出镜率可谓格外地高,令很多同行业者颇有压力……当然,华兴和理财周报之间是台面上的交锋,其实按行业内很多人透露给投中君的说法来看,这件事可能另有隐情……你会不会猜,如果,万一,没准,有可能的话,以理财周报当枪,藏在后边出招的是谁?

同志们!

这一段就八到这了,窦文涛那话怎么说的?“我跟你说啊,有些事,不能说太细…”

还有兴趣挖掘八卦的同学,推荐大家去读一读投中当时发表的一篇来自包凡的稿子《包凡谈华兴资本人员流动:背信弃义的人会被行业唾弃》,按图索骥噻……

口袋VS红杉:你放我鸽子!

沈南鹏为什么给口袋购物“放了鸽子”?

口袋购物方面的说法是,红杉是最先找到我们的投资机构,但是拖了十几个月,我们需要融资,资金撑不住。你要是再不做最后决定,我们就当你们弃权了。红杉资本中国方面的理由是:没看懂微商概念,我们不投了。于是矛盾由此开始。

口袋购物创始人王珂称:清明节期间红杉资本加班加点的给我们发邮件,所以后来我们让红杉资本成了主投资方。但是他们拖了十几个月之后了无音讯,基本是被放鸽子了。

不过,毕竟先到先得,后来就给他们发律师函,说如果再没声音就当你们不投了。红杉以前“这样”拖死过很多项目,比如ispeak就是被拖死的。本来YY语音是ispeak做出来的,但红杉拖好几个月,最后说没想清楚,就不投了。其它本来要投的公司觉得既然红杉没想清楚那估计是有问题,也就都不投了。

对于我们来说,红杉当时出了问题,我就去找经纬的张颖,后来经纬投了我们A轮。

回想当年电商大战,极少数几家上市的企业都是沈南鹏投的,即便后来的“千团大战”,也只有沈南鹏投的几家团购网站完成上市。作为VC圈著名“电商教父”,沈南鹏错失这样一个好项目实属不该。

那么红杉资本为什么最终没投口袋购物?或许真如他们自己所说,看不清微商这个行业。

跟沈南鹏站在一边的也多了,一位技术达人:“口袋购物?他们的公布数据乘以10%再看”;另一位做微商的哥们:“口袋购物我以为要死了,没想到还融了这么多钱,CEO确实口才好啊!”;更多投资圈的朋友给的答案是:这个项目看不懂。

关于红杉资本与口袋购物这样的创投撕逼事件,或许会成为VC圈里的十大未解之谜之一。

西少爷散伙:不懂妥协 你走吧!

“西少爷”不是这几个创始人的第一个创业项目。2013年4月,孟兵、宋鑫、罗高景(彼时袁泽陆尚未加入)成立了名为“奇点兄弟”的科技公司,股权分别为40%、 30%、 30%。

在宋鑫的表述中,这个项目“十分失败”以至于“提起来都感到丢人”。“当时做的就是一个网页,连网站都算不上。”5月份,孟、宋之间便开始争吵,在罗高景看来,宋鑫没有工作成果是争吵的直接原因。业务的持续低迷,导致了孟、宋的矛盾升级。没有订单的7、8月份,两人在位于石景山的出租屋里发生了一次又一次的争吵。宋鑫认为产品本身存在问题因此才会卖不出去,而孟兵则将责任归结为销售不力。

?在10月份,由于业绩实在不佳,孟、宋、罗三人不再坚持之前的项目,开始转做肉夹馍,袁泽陆也在这时候加入,形成“西少爷”四个创始人的状态。

随着“西少爷”的走红,孟宋之间的不满在一片红火之下被暂时地“和谐”掉了。

后来“西少爷”4人开始与投资人商讨投资。据袁泽陆介绍,当时孟兵提到为了公司之后在海外的发展,希望组建VIE结构,他的投票权是其他创始人的三倍。由于孟兵的口气比较随意,袁、宋、罗都没有太在意。

但不久,在孟兵转发给他们拟好的正式合同里,增加了组建VIE结构、增加孟兵投票权这两项。

宋鑫的说法略有差异。他表示,在与投资人共同协商时孟兵并没有提出三倍投票权,他直至看到那封邮件才知道孟兵给自己增加了投票权。“早上高景躺在床上翻手机,看到那封邮件,就拍我的床把邮件给我看。当时我们俩都特别震惊。”

宋鑫担忧的是,孟兵的投票权超过了50%,那么自己是处于一个被动的地位,可能会因为他的决定而被出局。而袁泽陆也感到不满,感觉自己的权力被削减。

随后在2014年5月中旬,袁泽陆、罗高景做了让步,表示2.5倍投票权可以接受。袁希望双方都下一个台阶,所以提出了2.5倍。

孟兵妥协了,说没问题。但宋鑫没有同意。

宋鑫给出的方案是,如果是投资人的意思要增加孟兵的投票权,并保证自己30%的股权不变那么他就同意。

此时,袁泽陆对宋鑫的不满也已产生,“孟兵在很多时候会做出让步的,但宋鑫不顾大局只顾自己有些自私,那个阶段公司事情进展很慢。”

在这个情况下,5月底6月初,宋鑫回西安学习豆花的制作。这成为他后面出局的导火索。

“原本计划三五天就能回来的宋鑫,却花了整整11天时间在西安,关键是最终也没能搞定小豆花配方。”在西少爷的官方声明中如此写道。过长时间的学习再度引起了另外三人的不满,使得他们决定要将宋鑫除名。不久,宋鑫被要求离开西少爷。

之后,四个人在西少爷五道口店附近的咖啡馆坐下来谈了几次,但都不欢而散。

孟、袁、罗三人给出的方案是,27万加2%的股份,买回宋鑫手中30%的股份。“这27万是宋鑫之前在公司工资的4倍,4倍的投资回报应该也可以”。

但宋鑫要1000万,理由是当时西少爷的估值有4000万,他可以分得四分之一。“这根本是不可能的”袁泽陆如此说道。

事情并没有就此完结。此后西少爷创始人之一的宋鑫一篇《西少爷赖账,众筹的钱该怎么讨回来?》文章,彻底揭露了隐藏在西少爷幕后的股权之争。

这本来有可能是一家前途无量的明星创业公司,却在公司刚刚走上正轨时,创始团队分崩离析。我们不知这场风波将何时,以何种方式做结,也不知这家明星公司最后的命运。

饿了么被传资金链断裂:我就不回应。

饿了么经历了一次不大不小的“危机”。

据微博“电商头条”爆料,在线外卖订餐网站饿了么关闭了营口、铁岭等多个城市分站。同时,饿了么的首单立减、在线支付减免等活动力度也明显大幅下降,部分城市的用户活动甚至已全部下线。由此看来,饿了么面临着沉重的资金压力。

此前,饿了么被爆出的拖欠商家结款、员工降薪等问题或皆是其资金链断裂所致。全国多地商家打出横幅向饿了么讨要欠款,长沙近60家商户表示集体抵制饿了么的“流氓行为”,杭州商家怒斥饿了么扣押活动结款,讨要血汗钱。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在过去几个月的外卖补贴大战中,饿了么一天的补贴费用高达500万元,一个月要“烧”掉一亿五千万人民币。饿了么上一轮融资的8000万美元仅够烧3个月,从8月份烧到现在怕已所剩无几。

饿了么今年下半年采取的发展战略过于冒进,大额度烧钱虽然能在短时间内取得订单量的突破,但终究难以长期为继,资金链紧张的隐患一但爆发便足够致命,饿了么前景不容乐观。

对此饿了么公关总监做了非正式回应。

以下为原文摘要:

一条模棱两可的发言,在若干个不需要为自己言论真实性负责的所谓“匿名交友”APP流转,然后未经任何求证,通过发散、演绎,最终成了一个所谓“热门话题”。而这条“新闻”的背后:没有任何一家媒体,任何一个媒体人,或者自媒体以真实署名参与,没有任何一个饿了么员工被采访过,没有任何一个可信的饿了么商户的证人证言,更不用说新闻至少需要三个独立信息源才能证明一个事实的基本常识。

因此,饿了么不会回应!

作为一个从业多年的公关,我想回应的原因是:饿了么今年的10倍增长,不是轻轻松松狂砸广告砸出来的,不是一个人的疯狂想法强制拉升出来的。陪伴了我们5年多的用户留言说“饿了么可是我看着长大的!”。

我想说,为什么要怕饿了么?如果怕我们,请和我们比产品,比服务,比团队。我们欢迎关心饿了么的媒体联系我,直接来了解饿了么!或者更简单一点,安装一个饿了么的app,自己试一下。

饿了么是外卖行业典型的轻模式(相对于自建物流的重模式而言)的外卖O2O网站,于2009年4月由张上海交通大学学生旭豪、康嘉等人创立。饿了么曾很长一段时间处在“屌丝”创业阶段,直到公司成立两年后获得融资才有些许好转。在接受大众点评战略投资之前,饿了么其实已经获得三轮融资,分别是:A轮,2011年3月来自金沙江创投的数百万美元;B轮,2013年1月来自经纬中国、金沙江创投的数百万美元;C轮,2013年11月,来自红杉资本中国、经纬中国、金沙江创投的2500万美元融资。

距饿了么C融资时间半年后,即2014年5月6日,饿了么获得大众点评8000万美元D轮投资,彼时饿了么估值5亿美元,大众点评持有饿了么约16%股份。

11月初,有市场人士称,饿了么可能被再注资,金额达3亿美金,传言投资方是今日资本。

90后CEO余佳文,你火星来的吧!

投中君私下以为,超级课程表的90后CEO余佳文可能是继马佳佳之后最具争议的90后了。他修道,研习易经和周易八卦,侃得头头是道。

继去年获红杉领投,策源创投跟投的千万级人民币A轮投资后,超级课程表团队今年8月份又获得了数千万美元的 B 轮投资。此轮投资由阿里巴巴集团领投,红杉资本以及策源创投继续参投。目前该应用的用户数已超过一千万,平均日活跃用户达 200 多万。除此之外,仅今年年初到六月份,超级课程表中就产生了高达 17 亿次的课程搜索行为。

有着这么靓丽的商业表现,这位余同学一时之间让诸多70,80,90后们热血沸腾,更有很多女性朋友跑到其微博大喊他老公——“玩得很嗨!”余佳文也用这个字眼来描述自己与员工之间的关系。比如两个男生打赌,赌输了就在酒吧Kiss;穿裙子回公司;满脸贴纸去面试新人。

但是,如果员工做错了事,余佳文“瘦弱的身躯”也会爆发出可怕的能量。

据余佳文自述,他有时候半夜打电话给员工,员工会吓得手抖,因为一般半夜三点多接到电话的人都会被骂的。有时候在办公室也会吵得很凶,有次一个员工做错了事,余佳文拿枕头砸他,砸到第三个的时候,他就抢过枕头反过来砸余佳文。

作为一名90后CEO,余佳文对员工的要求是:不需要很高的学历,不需要证书,只需要用能力来证明。“人可以有很多缺点,但不能没亮点,只要你有一个亮点,能够亮瞎我的狗眼,我就很喜欢。”

今年11月22日,余佳文登陆央视,其独特新锐的分享让全场惊呼“外星人来了”!说话爱吐舌头、爱卖萌的他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个性十足的年轻人。节目中放言“老师、校长、投资人,都被我骂过一遍!”惹得主持人撒贝宁心有余悸,“有没有骂过主持人?”哈哈哈…作为热门手机APP超级课程表的创始人,这位90后CEO的管理方式也同样令人咋舌,“我的公司全是90后,员工薪水自己开,我鼓励员工之间吵架,吵不了就打,住院了我出钱。”投中君觉得 这种管理方式还是不要普及的噩耗,敢情受伤、挨打疼痛的不是他自己…啧啧,这样一位财务自由的90后,年轻、有钱、任性、公司充满前景。看完是不是又一次热血沸腾、励志了、被打鸡血了?妹子是不是更要着急跑去喊老公了——?

先别激动,我们来绕个圈子,到这位 “90后霸道总裁”,“年轻CEO”的光环背后去看看。我们发现,除了被质疑用户数造假、融资额造假外,余佳文还被质疑学历造假、赢利能力造假、创业经历造假,一时间,“吹牛”、“造假”两个词成了他的新标签。

有细心认识发现,浏览过去余佳文的所有访谈,每当他在媒体或者上电视节目接受采访被询问到“商业模式”“盈利情况”之类的问题,余佳文总会变相绕过这个问题,或者以“怎么赚钱关你鸟事”来敷衍,到目前为止余佳文还没有正面回答过这类问题。

针对这些质疑,余佳文专门发了一篇微博逐条自证清白。不过据称这篇微博并非出自余佳文本人之手,而是公关行为。至于微博内容本身,也被解读为“绑架低智商,走励志路线骗傻逼”的公关稿。有情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到微博上搜搜看。真假自辩吧!

水稻旱育秧病虫害防治技术黑穗橐吾

铁核桃地面热播谢仙大胆颠覆变身痴情交际花李尤

花儿与少年华晨宇拒与张翰同睡疑自驾引发导火索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