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媒体称稀土新政现负效应配额下降致价格暴涨-【新闻】

发布时间:2021-10-25 17:36:56 阅读: 来源:铝罐厂家

媒体称稀土新政现负效应 配额下降致价格暴涨

媒体称稀土新政现负效应 配额下降致价格暴涨 更新时间:2010-9-12 6:43:46   不分轻重稀土新政现“负效应”  在欧美多国对中国稀土战略表示抗议之后,作为中国廉价稀土的最大受益者,日本也加入了“抗议”阵营之中。日本官方一周前在第三次中日经济高层对话上呼吁中国应该扩大、而非限制稀土资源出口。  和日方有同样诉求的还有国内的稀土企业集团,作为稀土的主要生产国,中国的稀土市场绝大多数在国外,为此,业内一些稀土企业集团希望出口配额能扩大。  在西方不断质疑中国大幅减少稀土出口配额时,国内稀土行业对配额不分轻、重的“一刀切”做法也让业内人士越来越担忧。  配额细分刻不容缓  “外方之所以呼吁中国增加稀土出口配额,只是想把开采成本转嫁给中国。”有专家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2010年以来,商务部已下达的稀土产品出口配额为30258吨,这比去年同期下降39.52%。  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在控制稀土出口配额的同时,轻、重不分,这也致使各国争抢的重稀土并未得到真正控制。  所谓轻、重不分是指轻稀土出口配额和重稀土出口配额控制“一刀切”。  目前,中国境内17种稀土元素均被视为战略资源,包钢稀土公司总经理张忠此前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就一再表示,这是一种过时的提法,要区分真正的稀土战略资源,然后放开并不稀缺的资源。  据了解,和分布广泛的轻稀土相比,重稀土属于我国南方特有的稀土资源,包括铽、镝、钬、铒、铥、镱、镥和钆8个元素,而重稀土的开采难度大,对环境的破坏更是严重,因此它们的开采成本要比轻稀土高很多,据多方数据分析,我国的重稀土储量仅够开采25至30年。  “西方不满中国的限制政策,目的可能只有一个,就是为了获得全世界都紧缺的重稀土资源,现在这种笼统的限制,实际上并没有起到保护稀缺资源的作用,外商还是可以通过手段获取最珍贵的重稀土。”江西稀土协会秘书长孟学江告诉记者。  在孟学江看来,国外进口商每年都在千方百计的多进口铽、镝、钇,在市场的需求之下,很多企业开始挤压轻稀土的出口配额,这反而增加了重稀土的出口量。这样重稀土就具备了“高附加值”的特性,也就形成了国家“鼓励”出口重稀土的反效应。  以重稀土元素镝和轻稀土元素铈为例,一公斤的氧化镝售价1500元,而一公斤氧化铈才卖30元左右,在产量上,铈的品位高达50,而镝的品位只有5。在配额不细分的现状下,储量越少的元素反而可能出口的越多。  配额下降致稀土价格暴涨  与国际舆论形成呼应的是国内稀土企业也希望稀土出口政策能有所松动,有的甚至质疑中国稀土出口政策。  在中日第三次经济高层对话前,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副会长刘贻南成为第一个公开质疑中国现行稀土出口政策的业内人士。他认为中国的稀土产品出口不能游离于国际贸易游戏规则之外,而稀土的重要性也不能成为限制乃至停止出口的借口。  刘贻南用数字向媒体表明,从2001年至2009年我国稀土产品出口量没有明显的增幅,除2009年受金融危机影响降低外,都维持在6万吨到8万吨之间,而从2005年占全球出口的89%,降到2008年的73%。  据记者了解,在业内很多人对刘贻南持支持态度,尤其是企业人士,他们认为刘贻南的观点符合现在的形势,“企业需要有可预期的经营环境。”为此,本报记者致电给刘,但对方婉拒了采访。  稀土联盟最近公布的稀土价格显示,许多元素在一个月内又有上涨,幅度一般在10%左右,而相比去年同期,稀土价格已经翻倍。与此同时,从今年7月至今,包钢稀土、中科三环、宁波韵升等相关稀土资源和应用产业股票的价格上涨幅度已经超过60%,成为股市拉锯战中少有的亮点。  是哪些因素致使稀土价格飞涨?有研究机构表示,在目前国家对稀土行业整顿力度空前加大,出口配额比去年下降39.5%的背景下,才造成稀土价格走强。  稀土巨头对抗国家战略?  事实上,在稀土行业内部,如何把握配额限制的“度”,已经成为一个很热门的话题,记者在此前的“首届中国稀土峰会”和“第二届包头稀土论坛”上已经感受到了企业界人士对越来越严格的出口政策的“担忧”。  “作为企业,我们首先考虑的肯定是利润和发展,在配合国家政策的前提下,我们必须实现利润最大化。”一位不愿具名的稀土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过去稀土的买家主要是国外客户,现在出口减少了这么多企业的卖方市场越来越少,这会影响企业的生存发展。  这位负责人认为,国家既然让企业成为稀土资源整合、开发的主体,就要考虑到企业的实际情况,无论是央企,还是地方企业,都要赚钱。  不过,相比于稀土企业的热切呼声,有专家则表示了相反的观点。  “我现在最担忧的就是企业的短视!”对外经贸大学中美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一直主张严格限制包括稀土在内的重要有色金属资源的出口,他认为单纯出口资源是愧对子孙后代的做法,“企业为了短期利益,为了一个好看的财报,卖初级产品甚至原矿,最后受损的肯定是国家。”  在周世俭看来,钢铁行业不卖钢板卖钢坯的例子可能会在稀土行业重演,“我们现在最缺的还是应用技术,企业要技术创新,卖高附加值的产品,才能改变现在的状况,国家的大战略是保护资源和环境,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减少开采。”周世俭担忧随着稀土企业的整合,未来形成的“稀土巨头”们可能会以企业利益对抗国家战略。

SWTH3910伸缩臂叉装车

守护青山绿水山河智能十二五国家级科研项目通过验收

感恩相伴关爱相随湖北金刚山河服务万里行

山河智能基础装备涂装线设备系统招标公告